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青山不老欢迎朋友的光临!

人生如茶,岁月如歌;品好茶,交知己,品味人生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人生易逝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珍惜人生的今天,花开堪折直须折。 乡村里的一教员。闲暇时侍弄几畦茶园,制茶。我的基本资料翔实。http://www.qzxqw.com/欢迎进入我的御绿茶业网站

网易考拉推荐

疯狂的岁月  

2008-02-29 13:07:09|  分类: 往事如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昨晚和老伴一起看八十年代初期拍摄的电影《芙蓉镇》。这部反映“四清”运动到文革时期小镇发生的一系列悲惨的故事。故事讲的芙蓉镇上有个女子胡玉音, 跟丈夫黎桂桂以卖米豆腐为生.她美丽大方, 待客热情, 生意兴隆, 可对过国营饮食店因服务欠佳, 而门庭冷落, 经理李国香对此十分恼火和妒嫉.

  胡玉音和丈夫桂桂省吃俭用,饱受艰辛, 攒下钱盖了一幢新房.落成之日, 镇党支书黎满庚、粮店主任谷燕山和乡邻们都来贺喜.这也给她今后的命运埋下了祸根。

  1964 年“四清”运动开始了.李国香作为工作组组长依靠镇上的“土改根子”王秋赦抓起阶级斗争.胡玉音将自己千辛万苦积下的1500 元钱交给满庚代为保管, 自己跑到远亲家避风.黎满庚从小跟她青梅竹马, 真诚相爱, 只因胡玉音家庭出身不好组织不允许而未能成婚.为此, 满庚曾发誓一辈子要保护胡玉音.然而, 严酷的阶级斗争终于迫使懦弱的满庚向工作组交出了这笔钱.粮店主任、南下老干部谷燕山也因供给胡玉音碎米而被撤职.

  胡玉音回到芙蓉镇, 新屋已被没收, 丈夫自杀, 她也被定为新富农.寒夜中她上乱坟岗, 号哭着丈夫.草色昏黄, 雾罩坟岗, 这个年轻的寡妇不知路在何方……

  1966 年始, 天翻地覆、人妖颠倒的年代.李国香被揪了出来, 与新富农胡玉音、右派分子秦书田一起挨批斗.而李国香一手培养的运动骨干王秋赦一下子当上了镇党支书、黎满庚倒成了他的秘书.正当王秋赦青云直上时, 李国香又被结合进领导班子.恨得王秋赦直打自己嘴巴,,他多次找李国香认错, 大表忠心, 又取得李国香信任.

  胡玉音和秦书田被罚扫街.寒来暑往,3 年多相濡以沫的苦难岁月, 两个扭曲的灵魂、两颗干枯的心灵终于撞击出了爱的火花.她偷偷地做起米豆腐让秦书田尝尝鲜.她怀孕了, 秦书田去申请结婚, 却遭到王秋赦的痛骂.秦书田也因此被判刑10 年, 胡玉音被判刑3年, 因怀孕监外执行.

  老党员谷燕山看不惯这些极左的做法, 却又无力回天.他借酒浇愁, 醉眼看世情, 秦、胡偷偷结婚时, 他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向他们贺喜, 胡玉音难产时, 又是他, 在漫天风雨中拦下军车, 救了胡玉音母子性命.

  乌云遮了天又散了, 芙蓉花谢了又开了.胡玉音终于盼到了秦书田归来.米豆腐摊热闹如初.而专吃"运动饭'的王秋赦住的吊脚楼坍了, 人也疯了, 只有他敲打的那面锣还在, 虽破得不成样子, 却还发出刺耳的声响……

       我们边看便谈论着,一直到今天早上两点才躺下,老伴呼呼大睡了,我却怎么也睡不着,脑海老萦绕那时代的人和事。我家的成分是贫农,没受到什么打击,只是因贫穷过着那种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日子。可那些在文革饱受苦难的“五类分子”受到批斗情景却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 进了小学,我也参加游行的行列。红卫兵纠察队押着头戴高帽,脖子挂着木牌的地富反坏右。我们跟在队伍的后面,跟着高喊:“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!”,“打倒地主分子某某!”,等等的口号。还依稀记得老师教我们唱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》这首歌。歌词为: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(嘿)就是好! 就是好呀就是好呀就是好。 马列主义大普及, 上层建筑红旗飘。 革命大字报(嘿), 烈火遍地烧。 胜利凯歌冲云霄。 七亿人民团结战斗,红色江山牢又牢。......放学路过村部(那是没收地主的房产,八十年代又归还了)有时会胆怯地走进,看那些“坏分子”的月汇报以及满墙壁的大字报。和那些坏分子碰面,都不敢和他们打招呼,其实啊他们大多是我的叔辈。是担心有人,举报你和阶级敌人不分界限,和反动分子勾勾搭搭。以连累到家人,所以遇到他们唯恐不及。还敢打什么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 在我幼小的心灵里,让我最担心害怕,就是批斗那些五类分子。批斗会上他们常常会被五花大绑,那些身强力壮纠察队员咬着牙根紧勒小指粗的棕绳,用膝盖摁住他们后背熟练地把他们捆结实。被绑者坚强的脸色铁青,紧咬牙根;脆弱些的不由嗡出:我苦啊!有时还会让他们跪在瓦片上或碎碗片上。如果头稍微抬一下,就会被用力摁下去。几个钟头的批斗,那种痛苦是难以想象的。记得有一次,大队又要召开批斗大会了。老师要我们几位作文写得好点的同学写一篇批判文章,在当晚的批斗会上发言。老师要我写批判一个富农分子毁林开荒,走资本主义道路。老师批改了,其实大多是他写的。批斗会开始了,被批斗者即刻遭到捆绑,我吓得眼泪快要流出了,心情非常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 后来听金阵叔讲,他是个犟汉子,被捆绑时从来没吭出声。被批斗后,连站都站不起来了,一双手臂都肿了,回到家里连筷子都拿不住了。其实,他们那些人,大都是村里德高望重的人。金阵叔本来是一所小学的校长,64年“四清”被清理回家。原因是阶级不纯分子。80年平反后退休,又进学校当代课老师,和他共事过几年,他是一个热心于公益事业,爱校如家,学识渊博,受人敬重的老人啊!他的大哥大嫂也和他同样的命运。他大哥金椿叔革命大学毕业,在一个粮站当站长,他大嫂是一名小学教师。俩人也由于同样的原因遭清理回家,受批斗。

       胡玉音和黎满庚的爱情悲剧是那时代悲剧的缩影,满庚为了保住党籍放弃了爱情。在当时唯成分论的年代里,人们谈婚论嫁时,先是问问对方是什么成分。成分高的家庭只好找成分高的,或者好姑娘下嫁差的男人,好小伙子高攀差的女人。还有由于成分问题组织上不批准结婚而被迫分手的,那年代,造成多少人间的爱情悲剧啊!

        胡玉音在接受被没收的房子和1500元时,喊出:还我男人!秦书田还在监狱,桂桂已成了冤魂。房子和钱能够归还,命又怎么还呢?文革期间,由于被批斗和不公正的待遇,不堪精神和身体的摧残而逝去的冤魂何止桂桂一人?上至国家主席刘少奇,下至平民百姓。更有戏剧性的,刘主席手捧着国家宪法在台上接受批判,这部由他签发的法律尚且保护不了自己。更何况其他人呢?80年代初期,有位诗人写过一首诗---《魂之歌》:我是魂,无形无体,似烟似云。夜晚,游逛山谷,白昼,栖息枫林。我曾是 血肉之躯——一个活的人。不幸,血被蛇蝎吮吸,肉被豺狼鲸吞。于是,我饮恨而去,再不愿回首,人世的风尘------陡然,寂寥中飘来,春天的足音。我惊醒,第一次尝到,雨丝的甜润。    我奔向阔别的万物,和它们拥抱亲吻。青年人——不要只是叹息怨恨。   和我相比你们是何等何等的幸运!老年人——何必抚摸眼角的皱纹,谁敢说在生命的秋天里没有黄金?     活着的人哪——我疯狂地羡慕你们!刽子手,还我血肉,还我青春!     我要和苏生的人们一起,在苏生的土地上耕耘。     这是被迫害致死冤魂的呼喊。这是逝去的冤魂对活着的人的劝戒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逝去了,疯狂的年代!逝去了,那个人妖颠倒的时代!现代年轻人已经很难理解了,认为那是不可思议的年代。只有我们——那个时代的见证人,依稀记得那个年代,那些确实在中国近代发生的事。它将给下一代留下的深刻教训。伟人曾说过,文革要多搞几次,因为他觉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是好。但他的预言错了,因为历史不会再现,经历那个年代的人更加坚信。因为它给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。经历那个年代的我们更加珍爱今天安定的生活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0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